中共泸州市叙永县委宣传部主办 | 热线 0830-6234590 | 邮箱 scxynews@163.com
人文永宁  首页 > 人文永宁 > 人文永宁 >

我的三个军姐

2017-07-28 17:14:17   来源:叙永新闻网   评论:0

  我的三个军姐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人民军队无论在战争时期还是在和平时期都是人民心中最可爱的人,因此,提起军人,人们心中对他们的崇敬之心油然而生。与军人有关的称呼,如军嫂啦,兵哥哥啦不少,但却很少听到军姐一词,其实对女兵的尊称就应该叫军姐!我有幸有军姐,不止一个,而且是三个。她们就是扎根凉山六十年的三姐柳岳后,上甘岭《英雄儿女》的二姐柳岳继,公开情报研究家的堂姐岳虹。

  扎根凉山60年的三姐柳岳后

刚参军的柳岳后

  三姐柳岳后1937年1月8日出生于叙永县,大我两岁。在家乡上完小学,1951年上中学一年后,时逢部队在叙永招考新兵,因受已参军多年的岳虹三姐以及刚参军不久的二姐的影响,在她心里早已埋下了深深的军人情结,迫切希望到部队这个大家庭里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于是14岁的她不顾母亲的反对与担心,毅然报名参军到了十六军一四四团卫生队,成为了一名卫生兵,离开叙永的时候,父母还去送了她一程。在卫生队里她年纪是最小的,大家都亲切地称她为小鬼,但三姐从不因为自己年纪小就要求照顾,卫生队里的脏活累活总是抢着干。后来到泸州军分区卫生集训队学习,她十分珍惜这次学习机会,因为她知道只有掌握了卫生专业知识,才能在今后的工作中发挥更好的作用,为病患者解除痛苦,所以在卫训队学习期间,她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用在学习上,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三姐以优异的成绩结束了卫训队的学习到部队医院工作,在部队医院她把学习到的理论和知识运用到临床工作中,逐渐成了一名成熟的合格的医务工作者。

  在1957年她响应部队号召到地方去,三姐主动选择了最艰苦的地方——当时的西昌地区,现在的凉山彝族自治州会理县。那时的西昌没有火车,山高路远,汽车路也不全通,部分路段要靠步行,工作生活条件都十分艰苦。20岁的三姐背着背包远离亲人毅然来到了凉山会理!

  会理县是血吸虫病的重灾区,五六十年代的会理血吸虫病的防治工作还是一片空白。当时毛主席对血吸虫病工作十分重视,多次强调要“消灭血吸虫病”。为此毛泽东还发表了诗歌(七律二首)。其一为《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其二为《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为了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解除老百姓的痛苦,特别是彝族同胞的痛苦,三姐和同事们一起,靠两条腿走遍了会理的山山水水、村村落落,排查出传染血吸虫病的螺点、螺区,亲自背着喷雾器,对各螺点、螺区喷洒灭螺药。还要对螺区群众进行全面普查,每天要收集每位村民的大便,进行孵化培养,查出阳性感染者,同时还要对感染者进行治疗,工作量之大、之苦、之脏,真的是令人难以想象!但三姐就是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做着这样的工作直至退休,体现了一个转业军人应有的本色。让三姐感到欣慰的是通过她和同事们多年的努力,会理县已经基本消灭血吸虫病!三姐在工作期间多次评为单位先进工作者,还被凉山州评为血吸虫病防先进个人,她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但更为可贵的是她踏实苦干的精神,她通过平凡的工作充分体现出了她人生的价值,我们全家为她感到骄傲和自豪!

  上甘岭英雄儿女二姐柳岳继

柳岳继在坑道里为战士们缝被子

  一、军长为她牵过马

  1950年4月,进军大西南剿匪的中国人民解放第十五军路过叙永,二姐柳岳继和同学焦敬瞒着父母考入了该军的文工团,随部队往泸州进发。为防母亲追赶,组长郭同昭带着二姐走在部队最前头。由于急着赶路,二姐扭伤了脚,一瘸一拐地走着。这时有位魁梧的中年军人牵着一匹马走来,郭同昭迎上前去给他讲了二姐的情况,他急忙把二姐扶上马背,还牵着缰绳鞍前马后不离左右,并直夸二姐非常勇敢,参军坚决。

  到了宿营地时,二姐对大家说:“今天幸好碰到那个马夫,他真是个好人啊!”一句话把大家逗得哄堂大笑,二姐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郭同昭幽默地说:“那位马夫就是我们的军长秦基伟将军啊!”一次演出结束后,秦军长到后台看望大家,见到二姐就风趣地说:“小鬼脚伤好了吗?我这个马夫怎么样?”这段将军与士兵的真实趣事在军中传为佳话,在《百战将军秦基伟》一书中也有记载!在泸州二姐还遇见了曾当过护国军蔡锷秘书的省政协委员的大伯父岳选青,大伯父语重心长地要二姐精忠报国。


自愿军文工团员柳岳继

  二、如愿以偿赴朝鲜

  1950年6月,新中国刚成立几个月便爆发了朝鲜战争!经过多次申请,二姐终于被批准随队入朝。6月15日傍晚,二姐跨过鸭绿江大桥后,不由轻轻地哼起一首苏联歌曲:“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

  1951年冬天,天寒地冻,她们常去兵站扛粮食。由于这些南方兵没有经验,被冻伤了手脚,可大家打上绷带仍坚持下各连队演出,战士们感动地昵称她们为“伤兵文工团”。

  1952年4月初,十五军开往第一线接替二十六军防务后,便开始了艰苦的坑道作业,使“地下长城”不断向纵深延伸。在这种战局对峙的情况下,上级指示文工团队要到前沿连队去开展宣传鼓动工作及坑道文艺活动。

  9月底,二姐等三人到44师130团1营二连坚守的位于上甘岭右翼的西方山主峰,她成了西方山主峰上唯一的女同志,面对一切困难,她都尽力去克服,从不给连队添麻烦。她还发挥了女同志的优势,帮战士们缝缝补补。一天,二姐正给大家包饺子,正巧团长东传均来连队视察,见到二姐直夸:“咱们主峰上有花木兰了”。他当即给二姐和战士们照了几张在坑道和交通壕中的战地照片,这些照片二姐一直珍藏至今!

  三、英雄儿女激战上甘岭

  就在二姐一行完成了任务即将回文工团时,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开始了。10月14日,团长东传均通知连队,火速将文工团的3个同志送回团部。二姐3人强烈要求留下,终于被批准,经受了这场血与火的考验。

  在10月19日一次反击中,135团2营通讯员黄继光用胸膛堵住敌人的机枪眼,壮烈牺牲。勇士们不畏强敌,为祖国视死如归,前仆后继的精神,极大地鼓舞和教育着他们。

  二连最前沿设有一个离敌很近近的爆破小组,以便在进攻或反击时以最快的速度破坏敌人的火力点。这个爆破小组的坑道相当隐蔽,战士们都称它为“暗堡”。一天晚上,连队要给这个小组送给养,二姐反复要求,征得连长同意,跟着带队的排长和几个战士出发,排长见二姐身体单薄,又是女同志,只让背了些干粮和几个水壶。因为这里是个敌人未发现的暗坑道,所以没有交通壕和明显的路,只能在夜幕下摸索着前进。

  当二姐她们完成任务准备返回主峰时,一发罪恶的炮弹落在坑道口,顿时震耳欲聋、烟雾弥漫。横飞的弹片击中了副排长的颈部,他不幸壮烈牺牲。另一个战士的大腿也负了重伤。弹片将二姐腰间的水壶打了一个洞,她幸免于难。负伤的同志血流如注,二姐赶紧给他包扎好,大家又把打坏的坑道口抢修和伪装好,这时天已渐明。排长说,此时回主峰去容易暴露,只有等第二天晚上再回去。就这样,在这个不宽敞的坑道里,身边躺着伤员和战友的遗体,伤员面色苍白,血不断从绷带中渗出,可看出他在以极大的毅力忍耐着,没有呻吟。这是二姐有生以来感到过得最慢的一天,那种情景使她终生难忘!

  11月25日,上甘岭战役胜利结束。战斗是胜利了,可为了祖国和朝鲜人民,我们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二连培养的文艺骨干无一幸存,他们已为胜利的到来含笑九泉。

  上甘岭战役结束后,二姐荣立国际三等功。当大红花挂在她胸前时,她既高兴又难过,她深深怀念文工团的几位烈士和那些长眠在那块土地上的无名英雄。


田华同志会见柳岳继

  四、誓将遗愿化宏图

  1954年回国驻湖北省孝感市期间,二姐在一次抗洪抢险中英勇顽强,获全军通令嘉奖。

  1955年,二姐转业到河南省工作,但她仍念念不忘那些逝去的战友。他们的人生道路才刚开始,他们也有很多美丽的梦!可他们的生命都在黄金岁月中戛然而止。她经常想着要把烈士们的心愿变为现实,化成宏图。

  由于二姐努力工作,她先后被评为开封市劳动模范、郑州市先进工作者、省供销社优秀党务工作者、河南省妇女英模、河南省劳动模范,还被共青团中央授予先进工作者称号,获五四奖章一枚。1991年退休后享受特殊贡献待遇。

  1958年,二姐曾下放到开封市北郊任妇联主任。这里全是盐碱地,庄稼长得不好。二姐协助村干部挖渠引黄(河)灌溉农田,改造土壤,并试种水稻成功,当年获得每亩近300余斤的收成,现在那块土地已成为水稻之乡。

  由于二姐军魂尚在,数十年来勤勤恳恳,努力工作,在2007年7月27日召开的河南省纪念建军80周年军地巾帼英雄表彰座谈会上,被河南省军区、河南省妇联授予“人民功臣、巾帼英雄”称号。

  2011年在纪念“三八”国际妇女劳动节100周年时,为纪念100年来波澜壮阔的中国妇女运动,纪念100年为民族解放和祖国昌盛而不懈奋斗的伟大女姓,中国妇联牵头要出一本《中国妇女运动百年》大型画册,选中了二姐在西方山坑道中为战士们缝被子的照片,于是这张照片成为该画册中反映抗美援朝照片的16张之一。

  2014年5月10日,在北京举办的《中国梦文化强国时代先锋人物颁奖暨首届志愿军老战友北京之旅联谊会》上,我的二姐和《党的女儿》的扮演者田华大姐相见了。这对将军和士兵紧紧拥抱在一起。她们经历过激情燃烧的岁月,经历过艰苦奋斗的年代,也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风。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但仍老骥伏枥,不忘初心,为她们毕生钟爱的革命事业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又走上新的征程。她们都是《党的女儿》,也都是《英雄儿女》,我也为这两个军姐高兴,更为她们感到自豪!

  公开情报研究家的堂姐岳虹

去延安前岳虹姊妹合影(左一为岳虹、右一为大哥岳凤高)

  首先得作一个说明。为什么岳虹是我的堂姐呢!我父亲本姓岳,全名岳国林,后过继给柳家,更名柳岳同,所生子女:大哥柳岳承、二姐柳岳继、三姐柳岳后,我属四弟为柳岳裔。合起来为承继后裔,表示继承柳家和岳家的后代。

  堂姐岳虹1914年生于四川叙永县。1936年四川大学外文系毕业后在郫县中学任教,1940年参加革命工作。刚开始到延安时,她在新华社搞翻译,工作非常对口,但后来组织上调她去社会部工作,心中不太愿意,正好这时,她亲耳听到毛主席《为人民服务》演讲,让她很受启发,决心向张思德同志学习,服从组织分配,到中央社会部工作。1948年在中央社会部《书报简讯》社任人物组长。全国解放后,先后担任军委联络部二局人物室副主任,中央调查部四局人物室副主任、主任,中央调查部八局研究员等职。

  在近60年的革命生涯中,她认真执行党的各项方针政策,积极完成党组织交给的各项任务,服从组织分配,团结同志,遵守纪律和保密规定,积极钻研业务,克服困难,积累了大量人物资料,并对重要人物进行较深入的研究,为党的公开情报研究贡献了毕生精力,做出了重要贡献。岳虹堂姐还是公开人物研究工作的创建人之一,受到了李克农老部长的表扬,说她是国民党“干部部长”。她后来参与国民党战犯名单的拟草工作,即时配合党中央对敌斗争。李克农部长称赞岳虹是人物研究的专家。

  岳虹堂姐终身为公开情报的人物研究工作埋首伏案,默默无闻,不知疲倦,为党的情报事业贡献了自己的聪明才智,培养了一批人物资料研究的干部,受到了同志们的尊敬和爱戴。她用一生的实际行动为后人树立了一切服从党的需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形像。

  我和堂姐岳虹很少接触。1988年我带队夏令营前往北京,因岳虹和老伴黄火青(原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在大连度假未能见面。1989年我在北京学习时见过岳虹和黄火青一面。1992年因泸州卷烟厂悔约高考委培协议拒收我的孩子一事,我前往北京上访,我打算将信件请岳虹转交国家教委,但岳虹耐心向我解释,亲友干政是党的纪律不允许的。我听从了堂姐的劝告,通过邮局将信件交给国家教委,最终事情得到公正的解决。从这件小事中我看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大形象,我也从中受益非浅。

  努力向军姐学习

作者柳岳裔(右)和岳虹(中)、黄火青合影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雷锋、焦玉禄、孔繁森等一大批先进人物都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他们将鞭策和鼓励着我们永远为党的事业,国家的昌盛和民族的希望而努力奋斗。

  我的三个军姐在不同的岗位上已经向党和人民交出了比较满意的答卷,我们将如何传承和发扬她们的革命精神和优良作风呢?

  我已经是年近80的人了,也是有着34年党龄的老党员,三个军姐的人生经历不断鼓励着我,在前进的路上不敢稍有懈怠。我曾经兼任过叙永城区几个学校的校外辅导员,为了开阔学生的视野,陶治他们的情操、丰富他们的阅历,我先后组织过5次夏令营,最多的一次有90多人去北京,现在这批学生中不少的人已成了科、局级干部,有的人还成了企业家或教师。在50岁那年,我还冒着生命危险抢救起一个溺水的姑娘。退休后,作为一个五老志愿者,我仍尽力而为,量力而行参加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工作。2006年中秋,小玉一家三姐弟正兴高采烈等着父母回家过节,等来的却是父母亲遭遇车祸双双去世的消息,关工委闻讯后,立即前往慰问,几年来我时刻关注她们的成长,为她们分忧解难,鼓励她们勇敢走向生活。十年来,大姐小玉在北京理工大学人力资源成人专业毕业后现已成家立业,二姐小娇也在杭州经营一家小商店,现已成家。三弟小羊已在四川理工大学建筑专业毕业,并在成都就业。就像小玉写给关工委的信中所说的那样:“如果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习主席曾经说过,要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一代接一代的人撸起袖子努力干!我的三个子女中有两个已经入党,孙女也已经入党,并作为中美文化交流的使者前往美国一间孔子学院任教。任何伟大的事业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我希望我的子女们乃至再下一代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更希望他们为共建人类美好的家园而努力。

相关热词搜索:三个

责任编辑:  杨旭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首页

网站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等资料, 均为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已经授权,转载请注明来源:叙永新闻网

Copyright 2013-2013 http://xy.lzep.cn/ 叙永新闻网 Iac.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cxynews@163.com 电话:0830-6234590

蜀ICP备1100022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川新备10-040014

技术支持:泸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