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泸州市叙永县委宣传部主办 | 热线 0830-6234590 | 邮箱 scxynews@163.com
文学荟萃  首页 > 文苑艺吧 > 文学荟萃 >

爱吃蘸菜的母亲

2016-09-08 15:17:24   来源:叙永新闻网   评论:0

  我母亲这辈子似乎与油荤无缘,年轻时没得吃,中年时舍不得吃,到老年是吃不得。唯一能使母亲吃饱饭的只有蘸菜,只要有青菜、萝卜、茄子等时令蔬菜,母亲便兴致勃勃地调配出拿手的“土特产”蘸水,美美地饱餐一顿。

  母亲是从桐子岭大山走出来的,那是她在村里是做农活的能手,又是宣传队的“歌手”,有很多人给她提亲,可她只是微笑着不答应。下嫁比她大七岁的父亲,是因为父亲在西藏当过兵,1962年10月至11月间,中印边境战争是发生在藏南,被称为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由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副司令员邓少东、赵文进等主要负责东段指挥,父亲真枪实弹打过印度兵,荣立三等功。母亲小时候记事时,正赶上解放军进山剿匪,所以,保家卫国的军人是母亲心中的英雄。

  母亲结婚的第二年,父亲因当过兵被安排到煤矿工作,各种繁重的农活和家务全落在母亲身上,母亲毫无怨言,有时在情不自禁地唱两首歌,从我懂事时,最爱听母亲唱《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那首歌。那时候,日子过得很清贫,有时候一把小菜就过一顿,母亲在锅里掺上两瓢水,抓两把米淘干净下锅,等米锅烧开后,就把洗好的菜倒进去,等菜煮好后再捞起来,用鼎锅的温水把米汤透尽。母亲说:“这样又快又省火”。然后,母亲开始调配秘制蘸水,两把嫩鲜椒、半把青花椒、几瓣大蒜、半块老姜和一勺盐巴分先后放进石盅里,“啪、啪……”地和着捣烂,再舀进碗里加入泡菜盐水,就成了别具风味的蘸水,那种味道很特别,麻辣酸香回味不尽。

  母亲农转非到矿上后,仍然喜爱吃蘸菜,蘸水就要吃秘制的。父亲常笑道:“你母亲是大山的女儿,各种野菜喂大的,对蘸菜特有感情”。母亲不理会,仍然我素我行,顿顿有蘸菜吃才舒心,有时被麻辣得满脸通红,汗水直流,泪花闪闪,仍然不肯停口,像是有一种酣畅淋漓的享受感。

  一次,母亲感冒了,几天里什么都不想吃,一家人都干着急。我灵机一动,从菜市场买了两把藤藤菜,然后到附近农民那里要来嫩鲜椒和青花椒,调配出母亲秘制的那种蘸水。只见病床上的母亲眼睛一亮,高兴得翻身起来吃得津津有味,被辣得大汗淋淋仍不停。第二天,母亲的感冒居然好了。她笑着说:“我的生活在希望的田野上,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只要母亲心情好,她吃什么本来不该过问,可我们担心面黄肌瘦的她这样吃下去不行。一次,我对母亲说:“妈,您吃不得油荤,说不定肝上有毛病,到医院去检查一下”。母亲愣了一下,说:“不可能吧,我打不得油荤是生你们几姊妹得下的老毛病,那时候没油吃,每天还挺着大肚子挣工分,有点好吃的都让给你们吃,想着你们正长身体……”。我听了心里很难过,说:“这样下去不行,您还是要去检查一下”。我知道母亲不去检查的原因是怕花钱,经不住我再三请求,到医院检查是胃浅表性糜烂。我很内疚,原来母亲吃不得油荤是因为有病。母亲却笑笑说:“胃病人人都有,看严不严重”。吃饭的时候,母亲用筷子夹起一块肥肉说:“看看哈,我吃肉了”。我们都感到诧异,只见母亲很从容地把肉放进嘴里嚼了两下猛地往下吞,然后笑笑说:“我的病不严重吧?随便买点胃药吃就行了,别乱花钱治病”。

  以后,母亲每每要吃肉的时候,就对我们说:“看,我又吃肉了!”有时,肉在母亲嘴里难以下咽时,她眼冒金星,只好吐掉,然后说:“可惜了,我还是吃蘸菜吧”。望着不好意思的母亲,我的喉头哽塞了,泪盈满眶,心里一阵阵绞痛。这就是我的母亲,千百万个勤劳俭朴母亲中的一位。

  哎!祝愿爱吃蘸菜的母亲们身体健康,快乐长寿!

相关热词搜索:母亲

责任编辑:  杨旭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首页

网站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等资料, 均为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已经授权,转载请注明来源:叙永新闻网

Copyright 2013-2013 http://xy.lzep.cn/ 叙永新闻网 Iac.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cxynews@163.com 电话:0830-6234590

蜀ICP备1100022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川新备10-040014

技术支持:泸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