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泸州市叙永县委宣传部主办 | 热线 0830-6234590 | 邮箱 scxynews@163.com
人文永宁  首页 > 人文永宁 > 人文永宁 >

“十五勇士”守边疆

2014-08-13 17:09:30   来源:叙永新闻网   评论:0

——谨以此文纪念1984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两山战斗胜利三十周年  甲午年春天,我又来到了祖国边陲云南老山,身心投入在郁郁葱葱、绵延起伏的山峦中。放眼望去,村庄里炊烟袅袅、牧童歌唱,山民过着恬静幸福的生

——谨以此文纪念1984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两山”战斗胜利三十周年

  甲午年春天,我又来到了祖国边陲云南老山,身心投入在郁郁葱葱、绵延起伏的山峦中。放眼望去,村庄里炊烟袅袅、牧童歌唱,山民过着恬静幸福的生活。我伫立在一座顶部面积不过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小山头,它就是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时前线边防部队引为骄傲、令越军心惊胆寒的“李海欣高地”。感慨之余,思绪万千,30年前这里的战斗情景一幕又一幕闪现在眼前。


十五勇士简介

  这个位于老山地区最前哨的小高地,距敌最近的地方只有二百来米。1984年7月12日,这个高地承受了严峻的考验。从凌晨至过午,越军向这里发射炮弹上千发、用一个加强营的兵力进行了六次轮番进攻。结果,丢下一百多具尸体,而未能逾越我阵地一步,守卫这个前哨阵地的是代理排长李海欣和他率领的十四名战士。

  十五勇士中,年龄最大的二十岁出头、最小的刚满十九岁,分别来自三个部队。激战前夜,他们相互之间不太熟悉,是“为了保卫祖国神圣边防”这样一个共同信念,把十五颗年轻的心凝聚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

  身高一米八四的张庆龙,云南保山县人。在这次上高地之前,只在训练场投过一颗手榴弹。然而敌人的疯狂进攻,迫使他一夜之间成为一名出色的投弹能手。当敌人蜂涌而来时,守着一箱手榴弹,镇定自如地坚守着十余米宽的防御面,交叉投弹、射击,俨然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兵形象,炮弹片击中右手,他左手掷弹。战后,他对记者讲:“脚下是祖国的土地,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敌人打下去。”


战斗中的乐观

  十五勇士中,象张庆龙一样第一次参加战斗的还有蒋志华、李国文、董朝贵、陈光满。面对三十倍于已之敌的疯狂攻击,他们各自防守着十几米至二十几米的地段,毫无惧色,英勇杀敌,心里牢记一个任务:打退敌人,守住阵地。

  战斗是那样的激烈,勇士们谁也不退却。四川叙永籍战士马平华重伤后,不怕流血牺牲,带伤坚持战斗,举枪一射击就毙敌数名。他的战友胡友文在敌人第二次进攻时左手负伤,单手持枪作战。敌人第五次进攻,他再次负伤昏迷过去。机枪手夏锦忠被炮弹震昏,醒来后又回到岗位,机枪被炸飞了,他捡起一支冲锋枪又继续打击侵略军……

  十五勇士的带头人李海欣,在4月29日,冲锋在前,带领全排同志连续作战,一举从越军手里夺回了被侵占的三个高地。在防御战斗中,他和十四名战士坚守在最易遭受攻击的前哨高地上,站岗、修工事、埋地雷,都有他的身影,处处用自己的模范行动影响战士。对敌人的进攻,有必胜的信心和充分的准备。他说:“别看越南兵那么张牙舞爪的,其实是只纸老虎。我们十五人,完全能对付他们一百几十号人的进攻。”

  战斗打响了,向这个高地发起进攻的不是一个连,而是一个有四百多人的加强营。面对意料之外的严重敌情,李海欣指挥有方。拂晓,敌人出现在高地前,在密集火力的掩护下,乘着烟雾突破我前沿阵地时,他率先扑向敌人,冲在前面的八个越军在他的枪口下丧命。后面的敌人疯狂扑来,李海欣左胸两处中弹,血如泉涌。战友急为包扎,被他推开“别管我,快去消灭敌人!”踉踉跄跄地跑向数米外的地方引爆了第一颗定向地雷。只听得“轰隆”一声,数不清的钢珠雨点般地飞向敌群,只见越军在火光中跳舞,随即刀劈斧削般地栽倒了。

  由于失血过多,李海欣有些站立不稳,杨国跃连忙扶住,他按着战友说:“九班长,我不行了。这个高地交给你了。你告诉同志们,就是只剩一个人,也要守住阵地,决不给祖国丢脸!”说完,他引爆了第二颗定向地雷。看到敌人成批地倒下去,李海欣含笑倒在了自己坚守的祖国土地上。

  李海欣“就是只剩一个人,也要守住阵地!”的遗言,通过杨国跃传遍了阵地的每一个角落,变成了勇士们的钢铁誓言。大家互相勉励着,顽强地抗击着敌人一次比一次更凶猛的进攻。

  李国文、刘家富两人负责高地北侧的防御。越军发现这个方向人少火力弱,企图从这里打开突破口,成群结队地涌上来。两个勇士紧握冲锋枪、拧开手榴弹盖,等敌人冲到堑壕,他们突然一起开火,用猛烈的火力将敌人消灭在自己面前。炮弹在李国文身边爆炸,弹片击中头部,人们发现他牺牲后右手还紧紧握着被炸断的半截冲锋枪。

  这里只剩下刘家富一个人了,他机智地跳跃在弹坑,与敌周旋。上身负伤,拖着伤脚,爬行在阵地,不停地向逼近之敌射击。后来,他枪声一停,攻上来的越军大着胆子围上来,突然一声巨响,五名敌人血肉模糊地完蛋了!勇士毅然拉响手榴弹冲入敌阵,用年轻的生命谱写了一曲气贯长虹的壮歌。

  在高地另一侧,战斗着的是苗族战士周忠烈。4月29日因胸、脚两处负伤被送进了医院,伤未痊愈,他又回到了前线。雨多雾大、气候炎热,他的伤口感染了,忍着疼痛,不停地射击。敌人一颗子弹击中他的胸膛,摔倒在地,但仍爬行着换了位置,把弹夹中剩余的子弹全部倾泻到敌群中。敌人见状,扑上来妄图活捉我们的勇士,就在这时,一声惊雷响起,围上来的十多名敌人纷纷倒下。

  战斗结束后,连长看到周忠烈一只手炸飞了,另一只手的拇指上套着两个弹环。脑海中顿时出现了勇士拉响手榴弹扑向敌人的壮烈画面。连长哭了,嘴里唠叨着:“周忠烈呀,你真是活的忠勇,死得壮烈啊!”

  战斗在激烈进行中,我军伤亡在增加、弹药在减少。电话线被炮火炸断,报话机被炸坏,通讯员唐友国接到命令杀出重围、回连报告战况。这个刚满十九岁的新战士,提着冲锋枪,跃出堑壕冲向敌群,他开火击毙一名越军,自己胸部也中弹为国捐躯了。

  此时,高地上的勇士已有五人壮烈牺牲,剩下十人中,马平华、段春和、陈光满、彭明林、董朝贵、胡友文六人身负重伤,情况十分严重。决定撤走坑道,坚守待援。

  Z字形坑道,只有二十米长,夏锦忠和蒋志华守住一侧坑道口,杨国跃和张庆龙坚守另一侧坑道口。重伤员们不停地压子弹、拧手榴弹盖,支援轻伤员战斗。敌人多次想接近坑道口,都被勇士们打退了。大家都各自预备一枚拧开盖的手榴弹,带在身边,随时准备与撞进来的越军同归于尽。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勇士们谁也顾不上喝一口水、啃一口干粮,焦急地等待时机,冲出去,恢复阵地!

  突然,阵地上响起了震天动地的炮弹爆炸声,不一会又传来激烈的枪声。

  “增援的同志们来了!”勇士们眼睛里闪射出兴奋的光芒,不屈不挠地互相搀扶着站起来,高呼:“夺回表面阵地的时机到了,冲呀!”

  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胡友文第一个冲出坑道口,一梭子弹击毙了封锁坑道口的两名敌机枪手,其余的同志随后冲出去。这时,八连七班长冯培志正率领增援分队从山下杀上来。立足未稳的入侵越军受到腹背夹击,乱作一团,丢下同伴的尸体,争相逃命。十位勇士满头烟尘、浑身血迹,但脸上却挂满了胜利的喜悦。

  战斗结束了,英雄的高地重新又恢复了宁静。“李海欣高地”及十五勇士的事迹,传遍了边防前线,传到了首都北京。勇士们在来信中对我谈到——在“八一”建军节招待会上,军委副主席杨尚昆同志举杯走到我们英模面前,深情地说:我代表军委领导,代表全军和全国人民感谢你们……在这个幸福的时刻,大家都流下了激动的热泪。

  我的思绪,又回到现实。当今,尽管国际形势纷繁复杂,但各国建设都需要和平环境。中国人民热爱和平,世界和平是多么重要啊!注目着巍巍的老山,注目着一簇簇娇艳的装点边关的老山兰,这祖国壮丽的每寸土地,是那样的可亲可爱,又是那样的引人遐想。离开老山,走进麻栗坡烈士陵园,仰望山坡上庄严肃穆、纵横有序的数千块烈士墓碑,我情不自禁地举起右手,向最敬爱的战友们致敬!我想,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这些勇士,也不会忘记为了保家卫国的参战部队官兵。世界更应该记住:在中华大地,永远有一批又一批的勇士在涌现。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倒下的是成千上万的英雄身躯,而矗立起的却是一道不可逾越的中国南疆长城!

  (钟小平)

  注:①“两山”,即地处我国云南边陲的老山、者阴山,与越南接壤,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被

  越南侵占,在1984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被我军收复。

  ②本文作者为十五勇士之一马平华1981年入滇当兵的战友。

  ③当年叙永入滇服役青年300余人,参加对越作战100余人,有王兴润等数人壮烈牺牲,立功、获奖、受表彰数十人。十五勇士之一马平华因受枪伤、患重症,于2013年不幸去世。

相关热词搜索:勇士

责任编辑:  杨震森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首页

网站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等资料, 均为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已经授权,转载请注明来源:叙永新闻网

Copyright 2013-2013 http://xy.lzep.cn/ 叙永新闻网 Iac.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cxynews@163.com 电话:0830-6234590

蜀ICP备1100022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川新备10-040014

技术支持:泸州新闻网